武汉伢带“光谷客”逛了逛老汉口

黄意| 阅读:191 发表时间:2018-07-09 23:41:41 商界黑幕

文章开篇先表明立场,此文不涉及无聊的地域黑等任何关联性想象,只是一次朋友聚会之后的有感而发。

小编小学五年级就来武汉读书生活了,自称“武汉伢”也不为过吧,从小混迹汉口,直到大学4年时光,也是在如今闻名全国的光谷度过的,如果不是因为大学,恐怕去武昌的次数都少得可怜,至于汉阳,是因为后来工作的关系才开始有所了解的。

很多从五湖四海来汉就读的大学生认识武汉的第一印象就是光谷,为了方便下文称呼,暂且称呼他们“光谷客”吧。“光谷客”,操着自己家乡口音的普通话,平时活动的范围基本上围绕武昌,至于跨江去汉口,最多也就是去江汉路、江滩逛逛,去过汉阳的凤毛麟角。不少“光谷客”都以为光谷是武汉的中心,其实这也没什么可说道的,人嘛,很容易因为周遭的生活环境就给一个城市下定义,定标签,哪怕汉口、武昌、汉阳的本地人都懒得互相走动,不仅距离远,连跨了个江都感觉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小编和武昌的朋友就很少见面。

小编认识一些在华科求学深造的朋友,他们从本科到研究生都是在光谷度过的,平时学业繁忙,很少有什么娱乐消遣。临近高校毕业季,小编想带着他们体会一下老汉口的风情和夜生活,想着让他们离开武汉这座城市之前,重新认识认识长江的另一边。这也算是留给他们的毕业狂欢礼物了吧。

大概行程是这样:下午逛逛老汉口居住区——“江汉村”,晚上去万松园路吃虾,最后去花园道的酒吧坐坐,喝喝酒,玩玩游戏。

江汉村是在江汉路C出口附近的一条小小窄窄的巷子,由原来的六也村和江汉村合并而成,这里全是老汉口的房子,只有26户人家、8家店铺,房子一般都是3层,弄堂空中是居民牵的晒衣绳,里面有一些咖啡店、蜜蜡DIY工艺品店、皮制包的手工店、量身定制的西装店和旗袍店等等,整体非常文艺小清新。弄堂里分布在汉口如此核心的地段却幽静不嘈杂,保留了闹中取静的安逸,显得尤其清净。

江汉村里弄住宅是华人建的,是民国中期高级里分式建筑群,谨慎小心的心态于建筑样式上处处都看得出来。走到尽头,便是嘈杂的江汉路商业街。不过随行的华科朋友一针见血——这种老房子虽然看着很有味道,环境也很安静,但是不太适宜居住,因为老房子特别潮湿,特别是对老年人身体不好。他们说得是对的。而汉口人调侃的是,这里连成片的独栋私房,分分钟拆出个千万富翁来。

光谷在2008年以前还是大片大片的荒地,那里的一切相对于汉口都是新的。光谷带着武汉很明显的大拆大建之风,希望小小的“江汉村”能让朋友体会一下老汉口的人文风味。

大多数人进入光谷,第一眼就会远远地看见在修的大转盘和步行街的“大圆球”,最有名的舶来品就是仿照各个西方国家的风情街了,我笑着说:“白天都是人挤人,想假装自己在外国旅行都装不了,不过夜晚的灯光还不错”。其实不仅是汉口人,有些“光谷客”也觉得那些风情街山寨味道有点儿重。

小编找了好久才挑到一张人不多的夜景图,这仅仅是风情街的一角而已,夜晚静下来的风情街蛮浪漫的,看着让人有点儿恍惚。

其实夏天说到吃的,老汉口的夜生活就是喝酒+烧烤+小龙虾。

万松园路是老汉口扎堆的集中地,紧挨着雪松路美食街,让朋友觉得很有意思的是一家专门卖酒的小店铺“I go 9”,对面居然正对着2层楼高的公共卫生间,而且老板见到有客人来,就搬出收纳桌随意摆开,但华科朋友犹豫片刻之余笑了笑:这就是最适合的位置。

三五朋友就着小摊坐下,小龙虾的麻辣搭上冰啤酒的丝丝苦涩,随风飘来隐隐约约的烧烤孜然味儿,各种味道在口腔、鼻腔里碰撞,偶尔吹过的凉风带走身上的热气,老汉口酒足饭饱,满足地笑道:“好舒服啊!”

小编对随行的华科朋友说,万松园路虽然没有十里八里那么长,但是每一家基本上都有自己的拿手好菜,到了饭点,几乎家家门口都会排队,不会出现类似光谷沿街拉人发传单的现象。这条街上的竞争力远比你想象的激烈,能够通过老汉口刁钻舌头的检验还活下来的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相信“光谷客”的夜生活也各有各的精彩,路边烧烤、林林总总的小吃都不会少,年轻人多的地方,是不会冷清乏味的。只是论品尝武汉本地美食谁更地道,我相信晚上开着车来汉口消遣的汉阳、武昌本地伢可以说上一句。

万松园在这次行程里可以说是夜生活的开始,附近紧挨着酒吧成群的花园道,那里是夜生活的高潮。

花园道的风情是你必须站在那个地方才能体会到的,无论你白天有多么烦闷、心累,只要你人到了花园道的口子那儿,你的累和乏就会很神奇地一扫而空,瞬间归无。小编那几位“光谷客”朋友也亲口验证表示赞许。

这是一个慢节奏的小资休闲场所,它不是类似光谷步行街和风情街的购物消费场所,在这里人们不为逛街,只为休闲。这里不会有普通商业街的喧嚣和拥挤,来到这里的人只想打发工作之后的娱乐消遣,大家在各自喜好的场所里随性地聊着天,放松心情。

低调而奢华的花园道,位于汉口西北湖路特1号,即是1960年代的青年路76 号。它由8栋低层厂房及一栋办公楼组成,是武汉CBD中难得一见的低密度商业、办公区。花园道的8栋红砖瓦房是保留原中南汽修“厂房”,中南汽修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27 年的万国汽车修理行,如今在设计大师保护性地改造下,花园道完成了历史和现代的承接。它东与王家墩CBD相接,西望环境优美的西北湖,邻近的五星级酒店有华美达天禄酒店、武汉新世界酒店、锦江国际大酒店等,毗邻的则是汉口的建设大道金融一条街。

这是白天的西北湖,花园道有一条酒吧街正对着这汪湖水。

目前来说,汉口是最繁华的,主要以商业为主,尤其是金融业。光谷主要以高新技术产业、光电子信息产业为主,武汉超过90%的高校全部集中在武昌,武大华科之类的,都以光谷为核心。它是国家级开发区,在行政上,比平级的区要高一级别。在产业基础上,光谷和中关村虽然目前相差甚远,但是,它的目标和方向,是北京的中关村。

这是光谷大转盘早期成型的图片,左上角正在修建的2栋楼是定位中高端的国际广场。如今再看这个曾经的大转盘,突然觉得好恍惚,真是一股清流。

这张图是小编大三时就开始大改造的光谷大转盘,现在都2017年了,堵得最厉害的就是这个样子,水泄不通。从珞喻路走来,这是进入堵程的第一道关卡,后面的关山大道、民族大道、高新大道就不提了。右上角的大圆球在阳光下非常晃眼,它远远地站那儿向每一个进入大转盘的朋友打招呼:嘿,欢迎来到光谷!

喝了几杯之余,一个华科的朋友突然感慨,“一个地方有水才有灵气”。这句话也道出了光谷如今挖挖挖、堵堵堵的尴尬局面。

光谷从2008年开始兴起,过了这么多年,满大街的蓝色围板一直都在不同的地方转战,而且光谷的产业园、高校众多,人流车流拥挤不堪,尤其是当本身就承载量饱和的4车道硬生生地被挖成了2车道时,华科的朋友也吐槽“出了学校,外面就像是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走过珞喻路、光谷大转盘、关山大道,这里似乎没有一个适合周边定居人群和上班族晚上休闲消遣的地方,快节奏的城市生活,工作也压力山大,却没有一个可以让人安静喘息的地方。东湖虽然体量大,但是辐射距离有限,人累了一天,也懒得再耗费体力继续骑半个小时的摩拜,更别提加班的了。小编也觉得,光谷吸纳了如此庞大的人口,其中关山大道沿线的单价高达2万的楼盘不少,聚拢的高消费市场需求可想而知,所以更觉得遗憾、可惜。

此外,朋友也提到了汉口踏踏实实的生活气息,特别是晚上走在路上,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江城味道,光谷不分白昼永远都挤满了人,每个人的眼里都行色匆匆。估计由于小编的朋友是学生的缘故,他们一般三餐都是吃食堂,除非是吃腻了,就会转战校外的一家小餐馆解决,主要是他们都认为光谷越来越套路,全国各地都有的饭店和小吃,光谷都有,唯独缺了些许地方特色,老汉口其实在光谷很难找到吃得满意的地方。

或许有的人会说,光谷的特色就是包罗万象,那小编也无话可说。不过,小编在光谷那里确实体会不到市井气息,光谷随便一抓就是一大堆从他乡来汉就读工作的人,人头攒动的光谷世界城步行街没有侵染过习习的江风,他们的性情没有老汉口的泼辣,但光谷的包容性更强,朋友的一句“原来武汉好玩好看的位置都在汉口”算是对汉口的一些改观吧。

现在的光谷就像是武汉这座力争上游、希望成为中国新一线城市的缩影,政府把绝大部分利好政策和资源全部引向了那里,反倒衬得汉口这几年似乎老得迈不动腿,没有了存在感。不过小编是体验过光谷生活的人,老汉口也羡慕光谷的活力和青春,它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拥有着无限可能的未来想象,浓厚的学院气息,人会跟着变得纯粹简单,心情自然跳跃起来,只不过光谷的配套设施还没有赶上它版图扩张的速度,尤其是教育和医疗。

近来有的媒体报道不无过分吹捧的成分,尤其是号称“领涨全球”的房价,简直丧心病狂。回武汉置业定居的都挤破头想靠房子在光谷站住脚跟,有的人迎上了光谷的政策红利,名下不动产增值一个月就翻了番,有人调侃:光谷不是武汉的光谷,是世界的光谷。

小编认为,当初政府发展光谷是以建立高新产业基地为立足点,而如今各地开发商大行其道,商人为了利益自然需要炒热地块,肯定有很多人跟小编一样痛心:光谷的发展似乎逐渐已经开始偏离最初的美好愿景。甚至,小编还听说过因为光谷的膨胀出现了“沙文主义”——主要指盲目热爱自己所处的团体,并对其他团体怀有恶意与仇恨,是一种有偏见的情绪。当然,小编相信这是一种少数的偏见”,类似于部分北京人、上海人瞧不起外地人的现象,俗称“欺外。很庆幸,小编的“光谷客”朋友是一群即将毕业、可爱善良的学生。

武汉这几年城建动作非常大,小编的同事就调侃说武汉更像是“自宫式”发展,全然不顾目前现状,一口气封死自己的后路,就连汉阳人都说,南湖人民一直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中国这个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仅仅才30多年,改革开放的成果就让中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在被世界震惊和羡慕之余,同样的,社会内部不同阶层、哪怕相同阶层的矛盾也有,前段时间,成都中产有房阶层不就因为争夺教育资源而碾压对方。而西方国家自工业革命以来花了上百年的时间才建立起资本主义发展的一套国家机器。

城市的发展不是揠苗助长,而在于细水长流。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HuBuXiANG的立场
本文由HuBuXiANG发表并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及本页链接。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友情连接